河北省馆陶县王桃园

2019-03-15 14:53

  一树繁英夺眼红,开时先合占东风。在桃花盛开的地方,我们常常听到蜜蜂嗡嗡的吟唱,我说这是桃花开的声音;而在一个小村庄,我却四季分明听到桃花里琅琅的书声,我说这是桃花的歌唱。这个村庄叫王桃园村,属于河北省馆陶县路桥乡。是名闻遐迩的“进士村”、“状元村”、“大学生村”,也叫教育小镇。

  春天里来到王桃园也许是最具诗意的。记得那些诗人说,满树和娇烂漫红,万枝丹彩灼春融。何当结作千年实,将示人间造化工。在村里村外,家院路边,四千多棵桃树,花团似锦,姹紫嫣红,整个村庄整日就像藏在朝霞里。在这里可以看到春天的脚步,听到花开的声音。每一名学生、老师、村民的脸庞都变成了一朵朵移动的桃花,被小蜜蜂追赶着。或者他们都像是小蜜蜂在花丛里忙碌着,酿造着蜜,酿造着生活,酿造着蜜一样的生活。仿佛霎时,花朵和蜜蜂填满这个村庄。

  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书香门第,耕读传家。在学子之家,我移步静静拜读着每一位学子的简介,触摸着他们曾经用过的小人书、课本、物品,欣赏着他们制作的麦秸秆画。一本《王桃园小学生100个好习惯》吸引了我的注意,让我久久不肯离去。院子里的东墙上正是小学生100个好习惯的剪纸图画,这些就像一百朵桃花深深印记在人们的心灵。

  冬天里,天上洋洋洒洒飘着雪花,这里依然是桃花盛开。进村道路的每一棵行道树上绘制的桃花,四季向我展开红扑扑的脸庞。走进村口是一棵巨大的桃树,既包含其“桃园”村名,也蕴含学子满天下之意。整个牌坊组合古朴典雅,将整个村子的精气神自然地烘托出来。进的村来,是一面面“会说话的墙”。街道两边的瓦房墙壁上,是“凿壁借光”、“韦编三绝”、“闻鸡起舞”等画廊。漫步王桃园村,徜徉在院落里,只看得目不暇接,不觉日斜影长。王桃园小学、小学旧址、学子之家、芾笠书画工作室、云霄书法广场、老党员之家、乡村音乐厅、麦场乐园迷宫、昆虫博物馆等等。就是那些断壁残垣旁,也写着运河岸边著名诗人雁翼的短诗:我是一堵泥土垒成的墙。

  王桃园最美的“桃花”其实四季开在每家每户的大门口,它甚至比真正的桃花还要鲜艳多少倍。这就是桃木的“光荣牌”。在夏秋浓浓树荫下沿着街道、胡同细细看去许多人家的大门口旁,悬挂着一块长方形的原色小木牌,上面镌刻着父母的尊名、考入大学的孩子姓名、学院名称、还有他们的人生格言等。“这是我们村的‘光荣牌’,谁家出了大学生就会得到这样一块牌子。”村支书王付庆骄傲地介绍说,“我们村90%以上的人家有大学生,有的一户考上两三个”。这绝对不是一枚普通的小木牌,这是村民对文化的顶礼膜拜。

  2015年8月4日上午,全村百姓见证了县领导把一块写有“桃园硕彦”的匾额挂在了一家的门楣上。原来,王桃园的王海旭以理科687分(河北本一线年度“理科状元”,被北京大学录取,整个小村都沸腾了。她成为村里自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国家恢复高考后,考出的第123名大学生(含大中专生,其中7名硕士、2名海外留学、3名博士;不包括迎娶的大学生媳妇和嫁出去大学生的后代考上学的)。于是,这个只有125户500多口人的小村庄,也因崇文重教蔚然成风,形成独特的“王桃园现象”。

  现在村里最吸引眼球的,是在幼儿园旁高高矗立的“桃花墙”。家家户户门口的“光荣牌”,在这里汇聚成“状元榜”。如画轴、像皇榜、似丰碑、是奖章。123名大学生的名字熠熠闪光。他们的名字被铭记在村民们的心中,是各自父母心中的骄傲,也是村里学龄孩子们学习的榜样!书写着这个村子的奇迹,彰显着这个村子的能量。尊师重教的传统让书香在这个村子里散发着愈发浓郁的芬芳。

  桃园村地处齐鲁燕赵交界的隋代大运河畔,孔子的弟子子夏曾在这里讲学。历史上有四位皇帝的女儿和三位皇子被封为馆陶公主、馆陶王,孕育了一代名相魏征、民族抗日英雄范筑先。但是,这里也是宋辽交战、“燕王扫碑”的主战场,因之,几度人烟稀少。明永乐二年(1404年)从山西洪洞县走来的迁民,看到这里几片桃林茂盛,紫气弥漫,王高安刘四姓便在桃林旁定居下来。桃园村名由此确定。从此,他们过着“日出而作、日入而息”的农耕生活。直到清代后期这里一连出了三个秀才、一个举人,文气渐浓起来。王秀才办私塾至今让王桃园村民念念不忘。“武训乞学”的故事发生在清末民初的馆陶县。实际上,历史上的王桃园并没有多少人识文断字。真正的“文曲星”下凡还是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,的“阳光”照亮这个村庄。按照县委意见于1944年年底创办“抗日小学”。当时,党员王好生任教员,10几个孩子,没有固定校舍,鬼子来了就跑,鬼子走了就讲,有时在树下、有时在田野、有时在河湾。文化的大树倔强的增长。1948年开始,村支部带领全村搞土改、建初级社、高级社。村里先后办起了夜校、扫盲班、文化补习班。村民们不再是睁眼瞎,渐渐有了一些文化、见识、眼光……

  走进王桃园小学旧址,陪同的同志建议我,先敲敲挂在树杈上的一口小铁钟。小钟不大,斑斑锈迹,我看得是那么熟悉、那么亲切。我拉起钟绳,有节奏的用力敲着,久违的“铛铛”声,一下子震颤了我的心灵,使我泪水盈眶。王桃园小学旧址则是王桃园村保留最为完整、最为原始的小学旧址。一片不大的院子里,两间教室、一间器材室、一间老师宿舍。土地、土墙、高粱秆搭就的屋顶、高矮不同大小不一的小板凳,我仿佛看到这里进进出出一个个优秀教师忙碌的身影。也许和我的经历有关,我随手点着了一盏褐色的棉油灯。这是陶瓷制作的灯,圆圆的灯体伸出一个渐细的灯嘴,把灯体里注满可燃油,用一根棉黏串进灯体连接灯嘴,点着棉黏,那枣一样大小的灯头瞬间照亮屋子。我不知道,这样的灯诞生了几百上千年。我知道,慢慢生长的灯花里,会有母亲做活的脸、父亲上愁的脸、全家幸福的脸、哥哥读书的脸。一会儿火苗激烈、艳丽、彤红、跳动,上面接着线状的黑烟来回摆动着。我仿佛看到王桃园学子苦读的影像。

  麦场乐园和迷宫也许是这个村子里最土气的游乐场,那也是农耕文化最幸福的地方。麦草垛、驴拉磨、馒头房引人遐想。夏夜,父辈们坐在麦垛旁给孩子们讲那过去的事情;秋天,老师们在高高的谷堆旁给学生们讲天文地理。老师们土法制作的玩具,像铁环、毽子、石子、手绢,甚至徒手编队的杀羊羔游戏,都会让孩子们神采飞扬。

  常常有游客、邻村的孩子们来王桃园旅游、观光、参观、考察,还有文友、摄友、书友在这里体验生活、进行创作、相互交流。每年都有几期夏令营在这里举行。我随着人流走进昆虫博物馆,去探究一翼翼神奇的翅膀。这也许是中国乡村第一家昆虫博物馆,馆内陈列的上千件昆虫标本,有的是购买的,有的则是师生利用废旧物品制作的,为孩子们开阔眼界、增长知识提供了平台。学生既可以辨认昆虫,又可以感受地气、展开想象的翅膀。

  2016年春天,站在王桃园小学的校园里,桃花正繁,姹紫嫣红,含露吐英,蝴蝶翻飞;好像朝霞落地、疑似颜料倾淌。在花香弥漫、蜜蜂声响里,教室里传来琅琅的书声。我在想,春天里桃花开放,夏秋里桃子成长、成熟。而每人的笑脸正像是桃花天天开放,那毕业证、通知书,那光荣牌、光荣榜更像是桃花四季飘荡着书香。

  忽然,优美的旋律和天真的童声,从桃林里响起:世外桃园,美丽的地方,桃花盛开好风光,好风光。粉的织霓裳,白的飞雪样,孔子传教千古唱,儒学洒在每道巷。世外桃园,神秘的地方,桃花芬芳百里香,百里香。四季勤耕作,朝夕育儿忙,小镇那道进士榜,家家喜出状元郎。这歌声越传越远……

  作者简介:牛兰学,笔名陶之垚垚,散文作家、社科专家、文化学者。现任河北省邯郸市作家协会副主席、馆陶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兼《陶山》杂志主编、河北省雁翼研究会副会长。世界华文作家交流协会会员、中国散文学会会员、河北作协会员、邯郸市第四届优秀作家、邯郸学院客座教授。1986年3月开始发表作品,出版作品数部,在《散文选刊》、《散文世界》、《河北文学》、《山东文学》、《河北小小说》、台湾《葡萄园》等海内外媒体发表作品600余万字。先后荣获第六届全国冰心散文奖、首届林非散文奖、首届全球华人中国长城散文金砖奖、第七届“漂母杯”全球华文散文大赛优秀作品奖、首届“古贝春杯”全国暨海外华人小小说大奖赛优秀奖、河北散文30年金星创作奖等。其著作或手稿先后被国家图书馆、南京、北大、清华图书馆、中国现代文学馆、河北文学馆等馆藏。国内外数十家媒体予以报道。